扫一扫关注
微博
Qzone

柯柯牙绿化工程的开创者

发布时间: 2020-07-09 09:48:29 来源:阿克苏日报

位于阿克苏市东北部的柯柯牙,曾是一片沟壑纵横、盐碱茫茫的荒原,也是风沙策源地。每年四五月间,狂风夹着黄沙席卷而下,侵袭阿克苏市的城镇和乡村,危害生态环境、人民生活和工农业生产。为根治沙尘暴,时任地委书记颉富平提出在柯柯牙建设防护林的设想。

1934年出生于甘肃省天水市的颉富平,1949年参军后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第二军教导团进军新疆,1985年初来到阿克苏担任地委书记。上任那天,从柯柯牙刮来的一场沙尘暴让他着实感受到了阿克苏环境的恶劣。

当时,阿克苏一年的风沙天气超过100天。改善恶劣的自然环境,成为阿克苏各族群众最迫切的愿望。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到底能为阿克苏人民做点什么呢?”颉富平不断思考着。慢慢地,他把目光瞄准柯柯牙,并深入了解柯柯牙的地理环境。

一天,颉富平来到原地区实验林场,找到时任场长的防风治沙育林专家毕可显,询问:“老毕,实验林场能栽树,柯柯牙能栽吗?”

“只要通路、有水,就能!”毕可显坚定地回答。

不久,毕可显来到颉富平身边、时任地区河管处处长黎仲康来到颉富平身边、时任地区交通处处长王殿武也来到颉富平身边……

1985年5月的一天,一支小型车队来到柯柯牙,从车上下来的颉富平、毕可显、黎仲康、王殿武等一行7人头戴草帽、裤管高挽,沉重的脚步声惊醒了这片戈壁荒滩。

面对这一行人的到来,柯柯牙张开了暴怒的眼睛,轻蔑地扬起一阵风沙。颉富平等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进在柯柯牙没膝深的浮土里,个个表情凝重。很快,一份在柯柯牙区域种植防风林的方案摆上地委会议议程。

“在柯柯牙植树?那可是风口,树植下去风会把它吹倒吹干。”

“在柯柯牙植树,困难是有,但我们不能因为有困难,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任凭柯柯牙的风沙横行。” 

现在都难以想象,当时那场会议上的讨论有多激烈。想在风沙肆虐的柯柯牙植树阻挡风沙的,可不止颉富平等人。 

《温宿县志》记载,清朝末年,当地官员专门从吐鲁番聘请工匠开凿坎儿井引地下水植树,最后只留下几处残破的坎儿井;民国时期,地方官员也尝试过在柯柯牙垦荒造林,动用大量人力物力之后,春天种植的树变成了秋天的干柴;新疆解放初期,也有民众来到柯柯牙,修路、引水、植树,结果也失望而归……因此,在柯柯牙植树,成了“年年植树年年荒,年年植树老地方。”

柯柯牙为什么植不活树?除了干旱、风沙,还有盐碱含量严重超标。经地区相关部门检测,柯柯牙区域的土壤盐碱含量高达5.58%。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和残酷的现实,是沙进人退还是人进沙退?同地委班子成员反复沟通和协商,并多次召开专题会议进行研究,最后颉富平一锤定音:“功成不必在我,为改变阿克苏的自然环境,为了阿克苏的子孙后代,没有条件创造条件,无论多难,硬着头皮也要在柯柯牙植树,阻挡风沙!”

随着颉富平的一锤定音,1986年,在当时国家没有立项、条件十分艰苦的情况下,依靠全社会的力量,一场人与自然的持久战在柯柯牙荒漠拉开序幕。

随着颉富平的一锤定音,柯柯牙绿化工程指挥部成立,各族干部群众克服重重困难,一道长16公里的干渠从温宿县革命大渠引水到柯柯牙;一条用车轮碾压出来的土路结束了柯柯牙没有路进不去的历史;平整土地的推土机、挖掘机打破了柯柯牙的沉寂;放水压碱,从外面拉来优质土改良土壤;数万名各族干部群众、部队官兵自带工具、干粮纷纷走进柯柯牙……

随着颉富平的一锤定音,连草都长不出来的柯柯牙,终于栽活了第一棵白杨树;1987年春天,当成片的绿色出现在柯柯牙的时候,就像绿色的河流,一年一年向四处蔓延;防风林增加了新的家族——经济林,柯柯牙变成了一个大果园……

但是,一项工程想要取得成功,贵在人走政不息和一代接着一代干。因此,1990年当颉富平从阿克苏离任时,紧紧握着柯柯牙绿化工程指挥部战友们的手说:“拜托了!这项工程一定要继续进行下去,否则愧对阿克苏的父老乡亲。”

此后,阿克苏历任地委书记都记住了颉富平的嘱托,一张蓝图绘到底,使得柯柯牙荒漠绿化工程从最初的近两万亩增加到115.3万亩。此后,地区又相继规划实施了阿克苏河、渭干河、空台力克区域“两河一区”三个百万亩生态治理工程。 一道道防风治沙的“绿色长城”,使亘古荒原、风沙之源变成了生态屏障、绿洲果园。

记者 郭爱成

责任编辑:王黎薇 曹敦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