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关注
微博
Qzone

他们是违法者,也是受害者——

“毒品毁了我的一生”

“毒品毁了我的一生”

发布时间: 2020-06-29 10:28:31 来源:阿克苏日报

本报记者 杨硕 通讯员 李柠妤

一杆烟枪打得妻离子散,一张锡纸烧得倾家荡产。这是一群生活在阳光背后的人,因为沾染上毒品,他们散尽家财,铤而走险,他们是违法者,也是受害者,一包包白色粉末、一粒粒小小药丸,让他们饱受煎熬。在“6·26”国际禁毒日到来之前,记者走进阿克苏市公安局禁毒大队,聆听戒毒人员讲述他们的故事,提醒更多人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小鑫(化名):不能再让家人落泪

吸食毒品:大麻    毒龄:3个月

“吸毒这件事只要悔改就是好事,这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感谢阿克苏市公安局禁毒大队的民警把我带回正轨。”23岁的戒毒人员小鑫对记者说。

小鑫是独生子,自小父母长辈对他十分溺爱,可以说是有求必应。因为受朋友的影响,他从2019年6月开始吸食大麻。“没有接触毒品前对毒品充满厌恶和抵触。”回顾吸毒往事,小鑫说,2019年6月10日,一帮朋友去歌舞厅玩,在朋友小俊(化名)的引诱下,出于好奇,他尝试吸食大麻。

有一就有二,随后小鑫的毒瘾越来越大,从半个月一两次到一周好几次,很快就花光了积蓄,为了毒资骗父母及亲人,还经常偷家里的钱。小鑫表面上隐瞒着父母,背地里又和那些吸毒的朋友搅在一起。天网恢恢,疏而不漏,2019年9月19日,小鑫在吸毒时被公安机关抓获,后被责令接受强制戒毒。

参与强制戒毒后,小鑫才深刻意识到吸毒的危害性。“吸食毒品后我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极差,毒瘾发作时头痛欲裂,现在想想都后怕。”小鑫提起曾经吸毒一事,后悔不已。

“特别感谢家人对我的宽容,他们希望我知错能改,今后我会远离毒品,珍爱生命,为家人做点事情。”小鑫说。

刘和(化名):禁不住毒品诱惑“二进宫”

吸食毒品:冰毒   毒龄:4年

“希望这次能成功戒掉毒品,而且必须戒掉,不然太愧对家人了。”48岁的刘和已经在阿克苏市强制戒毒所待了两年,近期待评估合格后,他就可以回归社会正常生活了。

刘和这次进戒毒所已经是“二进宫”了。“以前我一直想戒毒,可总也禁不住毒品诱惑。”刘和说。

刘和因吸毒,家底基本败光,妻儿也弃他而去。第一次从戒毒所出来时,因有吸毒经历,找工作总是受到周围人的异样眼光。压力来袭时,禁不住毒友的引诱就吸上几口。在一次和朋友聚餐时吸毒,刘和又被民警抓获。

“我对不起70多岁的父母,他们直到现在都没有放弃我,我没脸见他们。”刘和说,第一次进戒毒所时,他信誓旦旦地向父母保证以后再也不吸毒了。这次进来后,父母问到这个问题,他要么说“努力戒”,要么沉默不语。

“吸毒时脑袋很晕,成宿睡不着觉,白天不吃不喝地睡,太可怕了!千万不能沾染毒品。”刘和说。

“在戒毒所里这么长时间,我没有再想过毒品,这次一定要戒掉。我在民警的鼓励和帮助下,生活目标越来越明确,有信心早日和父母团聚。”刘和说。

吾买尔(化名):永远不要吸第一口

吸食毒品:海洛因  毒龄:10年

“这是什么?”“好东西啊,一吸下去什么烦心事都没了。” “毒品!电视上说这东西碰不得。”“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来试试,这东西可贵了,第一次我请你。”朋友不怀好意地笑着说,吾买尔把鼻子凑到跟前,轻轻一吸……

往后的10年中,吾买尔彻底沦为这白色粉末的奴隶。多年的积蓄一扫而光,他开始变卖家产,骗取家人朋友的钱财获取毒资。“毒品是一个万恶不赦的魔鬼,谁只要沾染,就难逃它的魔爪。”吾买尔回忆,2009年的一天,他在娱乐场所结识了几个哥们,在他们的诱惑下吸食了海洛因,从此在黑暗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长期吸食毒品让我的大脑神经受到严重损害,对父母的劝解毫无耐性,一步步断送了我的幸福生活,2014年发现自己感染了艾滋病,妻子带着女儿离我而去,我来到戒毒所里强制隔离戒毒。”吾买尔说。

刚到戒毒所时,吾买尔的身心状态极差。由于长期吸食毒品,身体机能受到严重损伤,导致难以接受正常的教育戒治,与其他戒毒学员的关系也非常紧张。

对于吾买尔的现实情况,民警对其进行生理脱毒,并定期开展体检和康复训练,增强他的身体素质。同时,联合所内心理专家对他开展心理矫治,帮助他纾解负面情绪、建立正确观念。在逐渐适应戒毒所的生活后,民警运用科学的教育手段,从行为养成、自信重建、认知改变、文化素养、职业技能等方面进行综合戒治人格重塑和操守训练。

“我对曾经所犯的错误后悔不已,只想在以后的日子里远离毒品,努力挽回我的家庭。”吾买尔说。

记者手记

每一个吸毒者的经历,不仅仅是自身的挣扎和堕落,往往还包含着一个家庭的支离破碎。远离毒品,要增强自制力,不被好奇、叛逆支配头脑,谨慎交友,提高警惕。希望通过戒毒人员的故事,让更多人认识到吸毒的危害性,增强法律意识,坚决抵制毒品。

责任编辑:曹敦斌 曹俊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