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关注
微博
Qzone

一辈子与树“较劲”的人

发布时间: 2020-06-10 10:48:48 来源:阿克苏日报

阿克苏新闻网讯(记者 郭爱成)提起柯柯牙绿化工程,自然绕不开“带头栽下柯柯牙第一片绿”的防风治沙育林专家毕可显。

毕可显1956年从山东省泰安林业学校毕业后,作为优秀生被选派到阿克苏地区原实验林场担任技术员,他所住的平房门前全是厚厚的浮土,一脚下去看不到鞋子,生活十分艰苦。“必须植树造林,不然永远也发展不起来。”想起当初的情景,83岁高龄的毕可显至今记忆犹新。

彼时,毕可显在林场苗圃基地开始了他的“绿色之梦”,从最初的500亩,逐渐增加到10万亩。他也从一名技术员,走到场长的岗位上。

1986年6月,时任地委书记颉富平来到原地区实验林场苗圃基地,找到晒得黝黑的毕可显,征询道:“老毕,实验林场能栽树,那卡坡上的台地柯柯牙能不能栽树?”

经过多年造林实践的毕可显坚定地回答:“只要通路、有水,就能!”

原以为颉富平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不久,毕可显就接到一纸调令,调他任阿克苏地区林业处处长。接到调令后,毕可显以为是要他去坐办公室,当即就去找颉富平,表示坚决不干。

“你不是喜欢植树造林吗?地委把你调到林业处,就是想要你在柯柯牙带领大家大面积植树。在柯柯牙这个地方,你想植多少树就植多少树,只要你有那个决心。”颉富平说。

“这个行!只要给我一片荒漠,我就会还你一片绿洲!” 毕可显一听,顿时喜笑颜开。

接下来,颉富平带着毕可显及交通、水利等部门的领导,挽着裤管、戴着草帽,到沟壑纵横的亘古荒原柯柯牙实地考察。每到一个地方,毕可显都要抓起一把土,用手指轻轻捻着。

不久,毕可显就领着几名林业技术人员,索性把办公室搬到柯柯牙。累了,就在几根木棍支起的帆布帐篷里眯一会,饿了渴了,就着凉水啃几口干馕。就这样风餐露宿地从柯柯牙取回58个土壤剖面,全是沙土、沙壤土、黏土、重黏土、盐碱土……用老旧落后的土壤分析仪器进行精确的土壤分析。

有人劝道:“老毕,你何必这么辛苦冒险呢?在柯柯牙种树,就如同在沙漠里养鱼,能行得通吗?万一种不活树,你会被人骂死的。”

“为了能让柯柯牙变绿,造福子孙后代,我冒这个风险是值得的。”毕可显回答道。

有了准确的数据,就像中医对病人精准把脉,然后对症下药施治。很快,他就将一份沉甸甸的技术分析报告和详细的施工方案放到颉富平的办公桌上。

于是,柯柯牙绿化工程从此拉开了帷幕。

工程一开始,毕可显就在柯柯牙高台上搭建起帆布帐篷,办公、吃住都在里面。

沉寂了千万年的柯柯牙,在风力和盐碱的作用下,土壤已经板结得坚如磐石。为了尽快实现绿化柯柯牙的梦想,毕可显和地区广大干部群众一样,拿着铁锹、十字镐、坎土曼等劳动工具,开渠挖沟、平整土地。由于长时间用手指抠挖泥土,拿土来检验盐碱、水分和肥力,他的右手大拇指、食指和中指明显比左手手指粗短,指甲也变形变厚。

阿克苏人战天斗地,汗水终于没有白流。1987年春天,当春风一次次拂过柯柯牙,所种的树一棵棵冒出了嫩嫩的绿芽。看到亘古荒原第一次出现大片绿色的那一刻,毕可显兴奋地跳了起来。

1996年,是柯柯牙绿化工程实施的第10个年头。这时,国外的某遥感卫星拍摄图上显示,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天山托木尔峰南麓出现一抹令人惊异的绿色。也就是这一年,毕可显面临退休。在他递交退休申请报告时,时任地委书记熊辉银说:“老毕,你舍得丢下柯柯牙这片林海不管?”

“那好,我先不退,过两年再说。”毕可显想了想,当即把退休申请报告收回。

1998年,柯柯牙栽植的经济林里,葡萄、香梨、苹果等相继挂果,不仅与生态林一道成为阻挡风沙侵蚀阿克苏市城区的天然屏障,还成为当地农民增收致富的“绿色银行”。看到这一切,毕可显欣慰地笑了。

退休以后,毕可显本已和老伴王莉回到内地生活,可是离开了阿克苏这片热土,他感到浑身不舒服,头疼脑热不断,可一回到阿克苏啥事都没了,人也精神了。

如今,已是耄耋之年的毕可显,依然奔忙在地区的荒漠绿化事业上,身体力行地履行着“给我一片荒漠,还你一片绿洲”的铮铮誓言。

毕可显说:“我爱树如命,这一辈子与树‘较上了劲’。在我的生命里,树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树。只要天天和树在一起,我的心里就充满了欢乐。”

责任编辑:早热古丽 李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