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关注
微博
Qzone

阿布拉江迎来崭新生活

发布时间: 2020-05-12 11:57:48 来源:新疆日报

□本报全媒体记者/隋云雁 李 行

4月9日上午,记者来到温宿县阿热勒镇阿布拉江·阿不来提的家。宽敞的客厅里摆了两排漂亮的布艺沙发,中间是两个拼在一起的茶几,摆满各色干果糕点。每间屋子都有盆花,绿意盎然,鲜花吐蕊。

“和城里人的生活差不多吧。”阿布拉江说,摆脱极端思想束缚后,他迎来了崭新的生活。

镇上生意最好的汽修店

阿布拉江在镇上开了一家汽修店,店面挨着住宅,大门对着街面,人来人往十分热闹。“你来之前,我已经接待了十几个客户了。”阿布拉江说,店里生意不错,前一天才进了1万多元的机油。

店里的业务主要是修理汽车和农机的电路故障、更换机油以及做简单保养。阿布拉江自豪地说:“附近搞汽修的店有3个,只有我是电工。”

记者看到,店里有两台电脑,一个用于检测发动机内部故障,一个用于调漆。

这天上午,有5位村民来找阿布拉江修车,还有7人来检修拖拉机。阿布拉江说,每年2月至5月,来修拖拉机的比较多,现在农村建设工地多,挖掘机的维修保养业务也多了起来。阿布拉江觉得检修电路故障其乐无穷,遇到疑难杂症了,他把其他店里的师傅喊来一起找毛病,商量解决办法,故障排除了,很有成就感。

阿布拉江说,现在农民生活水平提高了,有了好房子就想再有辆车,哪怕先买辆二手车都能提高生活品质。记者了解到,阿热勒镇有1000多户农民家里有车。

阿布拉江去年9月也买了一辆车。“花了10多万元,已经跑了1万多公里,除了去阿克苏市进货,我还常带着家人出门转转。”他说。

这一天是镇上的巴扎天,中午已热闹起来。阿布拉江去门口药店买了一包口罩,他计划早点下班,带着妻子去逛逛,买点好吃的。

打开了心灵的窗户

“现在的好日子,是我自己一度放弃的。”阿布拉江说,少年时代,他受极端思想影响很深,心理产生了扭曲,只上到六年级就和“朋友”们混在一处,后来中学老师来家里做工作,他勉强回去上了两年,又辍学了。

阿布拉江说,其实他刚入学时成绩并不差,后来总是听极端思想严重的爷爷说,“上政府的学、说普通话,都是不清真的”,因此对学习产生了抵触情绪。

后来,因为频频参加非法宗教活动,听了极端分子的话,阿布拉江对“天堂”“火狱”充满好奇,继而仇视“异教徒”。他辍学后去阿克苏市一家汽修店打工,其间不愿意接待其他民族的客户,有时甚至故意损毁他们车上的物件。

看着儿子越来越偏激,忧心忡忡的父亲阿不来提·白克力找到村干部,一起说服阿布拉江去温宿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参加学习。“爸爸说想让我在这里学习一段时间,先看看环境。看了教室、宿舍、食堂、体育馆,爸爸挺满意,我也觉得挺好。”阿布拉江说。

随后的学习生活,让阿布拉江打开了心灵的窗户。他的普通话越说越好,还学会了计算机软件应用,最重要的是他认清了极端分子的真实面目。“除了极端思想,他们还传播分裂和暴恐思想,给我心里放了一把刀,不断蛊惑我去犯罪。”阿布拉江大声说,“今后我不会再上当了!”

道不尽的感恩之情

说到学校里的生活,阿布拉江充满怀念。“摆脱极端思想束缚后,我觉得一下轻松了,有那么多的知识等着我学习,生活原本充满欢笑。”入学不久,他得了一场重感冒,学校的医生全心诊治,老师同学们悉心照料,让他感到十分温暖。

2019年4月,阿布拉江结业了,村干部和驻村干部问他:“今后怎么打算?有没有困难?”阿布拉江说:“家里没有困难,我想开个汽修店。”在大家的帮助下,他的心愿很快变成现实。

“沿街的院子改成汽修店,手续几天时间就办好了,进材料花了一周时间,店铺很快开张。之前我只会简单的汽修,在培训中心学的计算机知识这回都用上了。”阿布拉江感激地说。

父亲阿不来提说,儿子懂事了,走上了正途,一心想着挣钱过好日子,这是全家人最希望看到的。

如今的阿布拉江经常向周围的亲戚讲法律、讲极端思想的危害、讲民族团结的重要。“我也感受到大家思想变化很大,极端思想没有‘市场’了!”他说。

说话间,阿布拉江的妻子阿孜古丽·艾买提下班回到家里。小两口是在驾校学车时认识的,一见钟情,去年11月9日在镇上的宴会厅举行了热闹的婚礼。“婚礼来了200多个亲友,我们唱歌跳舞,特别开心。”阿孜古丽说,他们还拍了婚纱照,花了2000多元。

阿孜古丽在镇上的一家手机专卖店打工,穿了一身时尚的套装。“阿布拉江支持我出去工作,衣服也是他选的。”阿孜古丽说。

阿布拉江握着妻子的手说,如果听了极端分子那一套,人生中最重要的婚礼将没有音乐、没有舞蹈、没有笑声,更没有幸福感。“幸好我挣脱了魔爪,对党和政府的感恩之情说也说不完。”他说。

责任编辑:曹敦斌 曹俊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