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关注
微博
Qzone

“群众的小事就是我们的大事”

——记地区优秀党务工作者阿瓦提县塔木托格拉克镇党委书记刘彦龙

发布时间: 2019-07-09 09:30:40 来源:阿克苏日报

“我和刘书记是在田埂上聊天时认识的,他很朴实,一点架子都没有。”7月3日,谈起对镇党委书记刘彦龙的印象,阿瓦提县塔木托格拉克镇玉斯屯克塔木托格拉克村农民阿不都热合曼·热合木吐拉如是说。

作为留疆战士的刘彦龙有句口头禅:“我也是农民出身,群众的小事就是我们的大事。”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在今年地区庆祝建党98周年暨表彰大会上,刘彦龙获优秀党务工作者荣誉称号。

看紧老百姓的“血汗钱”

当日,记者来到塔木托格拉克镇采访,不成想扑了空。镇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刘彦龙一大早就到玉斯屯克塔木托格拉克村解决村民10年前欠抗震安居房承建方的工程款事宜。

记者又辗转来到玉斯屯克塔木托格拉村,在刘彦龙的车上,记者看到里面有一个大水壶和两顶太阳帽,便好奇地问:“刘书记,为啥车上放两顶帽子?”

“随时换着戴,下乡出汗多,两顶帽子换着戴舒服些。”刘彦龙快人快语。

“刘书记来了。”无论是在村委会,还是在田间地头,总有农民热情地上前握手打招呼。

“不能让农民多掏一分钱,算一下阿不来提·艾麦提家欠了多少钱?烈士家属吐拉汗·热依木家的欠款政府承担1万元,算一下还要还多少钱?”刘彦龙仔细看着农民手中泛黄的“证明”和“收据”反复叮嘱道。

村党支部书记和会计对照着老账本一笔笔认真梳理:阿不来提·艾麦提家一共1.1万元。54平方米的房子,4个门没有装,每个门180元,木头是自己家的,按照每平方米用木头14元算,他家出了1476元,应付给工程承建方9524元;烈士家属吐拉汗·热依木家一共2.1万元,减去门和院墙的费用,她家要付给工程承建方8910元……

终于厘清了陈年老账,阿不来提·艾麦提高兴地说:“多亏了刘书记帮忙解决,要不然一直是本糊涂账。现在我们总算能松一口气了,再也不担心老板经常来催账了。”

原来,2007年到2010年,玉斯屯克阿热勒村93户农民盖房子欠下承建方22万元工程款。工程承建方三番五次上门要账,都没有得以解决。于是,工程承建方将村委会告上了法庭。面对村里摊上的官司,刘彦龙一上任就将此事作为重点工作来抓。他主动联系工程承建方,多次跑法院协调沟通,并立下“军令状”,答应尽快解决遗留问题。

刘彦龙表示,针对每一户的不同情况,算清楚这笔账,既不让工程承建方吃亏,更不能让农民多花一分钱。

关注农民的“命根子”

一件事情刚处理完,另一件事情又在等着处理。“土地就是农民的‘命根子’,我们去看看托万克赛克孜奥塔克村的254亩平整土地浇水情况。”刘彦龙说,什么时候放水,什么时候施肥,什么时候播种,当干部的一定要盯紧,不然错过时节就会减产,影响农民的收入。

经了解,该村42户农民的216亩小麦地不平整,高差大,产量一直上不去,农民收入不高。经过土地流转,平整后的土地增加了38亩面积。

开始没人愿意将自家的土地合在一起种植,总担心自己吃亏。刘彦龙不断做农民的思想工作,为他们算经济账:增加的38亩地,按每亩660元土地流转费计算,可收入25080元,这样一来,一年的成本费全部解决了。

农民麦麦提·艾姆都拉家有19亩地,听了刘彦龙的话,他将16亩地流转出去,剩下3亩地自己种植。“刘书记真是党的好干部,处处为我们农民着想,还建议我加入合作社。之前每年收入3万多元,土地流转后每年至少可增收1万元,这可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麦麦提·艾姆都拉的话语充满了感激。

刘彦龙告诉记者,他小时候家里很穷,就靠几亩地生活,上学交不起学费,母亲就挨家挨户去借,秋收时才能还上。农民挣钱不容易,所以他要想方设法让农民多增收。

保护好群众财产安全

5月28日早晨,准备骑电动车去巴扎卖水果的托万克赛克孜奥塔克村75岁的农民托合尼亚孜·托合提,发现电瓶不翼而飞,就问家人、邻居,结果都说没有看见。于是,老人向村警务室报了警。正在着急的时候,村民警抱着电瓶来到家里。

事情很凑巧,当天早上民警巡逻时,发现几个十几岁的小孩抱着一个电瓶在玩,感觉很奇怪,就上前询问,才知道这个电瓶就是托合尼亚孜·托合提家丢掉的,立刻帮忙送了回来。

“这可是我花了500多元新买的电瓶,突然不见了,那得要卖多少水果才能换回来呀!幸亏民警帮助找回来了。”看着失而复得的电瓶,托合尼亚孜·托合提连声道谢。

村民警向村民宣传道:“刘彦龙书记倡导人人都是治安员、人人都是消防员,大家都操心,每个人都有责任心,我们就能保卫好自己的家园。”

“农民之间有说不完的话,只要农民见了领导干部能说实话、讲实情,他们就把我们当成了朋友,说明我们的工作做到位了。如果农民见了领导干部躲着走,那说明你不受群众欢迎。”刘彦龙说,当干部就要做群众的“贴心人”。

记者 牛海燕 通讯员 王延琪

责任编辑:曹俊凤 曹敦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