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关注

扎根大漠边疆 追梦勘探禁区

——记优秀知识分子典型、西北油田分公司油气勘探首席专家李宗杰

发布时间: 2019-05-29 12:08:46 来源:新疆日报

□本报记者/马伊宁

5月19日凌晨2时,乌鲁木齐市中国石化西北油田科研园区内,李宗杰办公室的灯依旧亮着。对于刚刚荣获中华国际科学交流基金会第三届“杰出工程师奖”的这位西北油田分公司油气勘探首席专家来说,这已经是常态。

“西北油田是中国石化原油上产量的重要阵地,但勘探开发却是世界级难题,所以我只能一头扎进基础科研里。”李宗杰说。

■追寻梦想热情如火

现年50岁的李宗杰已在西北油田分公司工作20多年。

从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研究生毕业后,李宗杰婉拒了留校任教和进京工作邀请,选择了进疆来到油田一线。他说:“新疆有丰富的油气资源,还没有得到很好的开发,大漠戈壁下埋藏着我的石油梦。”

后来,李宗杰从一线转到科研岗位后,便一头扎进了电脑里,分析研究起三维地震资料,一干就是3个月。他回忆说:“这段枯燥的工作经历对我影响很深,因为基础工作本来就枯燥,需要沉得住气、俯得下身。”

2000年,李宗杰担任了西北油田分公司勘探开发研究院地球物理研究所主任工程师、副所长。这时正值发现塔河油田之初,对油藏的认识还不明确,部署井位举步维艰。

李宗杰开始一步步破解海相深层缝洞型油藏储层预测及井位优选难题。在他的带领下,科研团队利用振幅变化率提取地震资料属性,使地震剖面中的“串珠”在平面上清晰成像。这样的技术创新沿用至今,为塔河油田累计油气当量突破1亿吨打下了坚实基础。

■执着攻关坚定如山

2005年,西北油田开始攻关三叠系低幅度构造、地层及古河道油气藏时,面临着古河道砂油气藏“深、薄、窄”三大难题。

李宗杰利用物探原理,在大量的数据和图纸中,带领团队采取了“定”字诀,进行“大海捞针”,通过对河道砂储层定标志、定边界、定期次、定厚度,形成“四定”识别与描述技术,将地下4000多米的古河道清晰地刻画出来。经过多年开发进行证实,他带领科研团队所刻画的河道砂,其中5条富集成藏,累计产油55.4万吨,产生经济效益20.6亿元。

2016年,西北油田在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发现了亚洲陆上最深油田——顺北油气田。李宗杰说:“这就像隔着珠穆朗玛峰的距离寻找足球场大小的有利储集体,无异于悬丝诊脉。”这里一口探井造价上亿元,一旦被假象迷惑,钻井将颗粒无收。

在李宗杰带领下,团队精细划分地震波通过的地层,形成能分辨出“李逵”和“李鬼”的沙漠地区系列地震关键技术。随着一道道难题被攻破,钻井实现从“摸着打”到“看着打”的转变,满足了顺北油气田勘探开发的需求。

■爱疆爱企深邃如海

5月5日,在位于乌鲁木齐的西北油田分公司岩心库,李宗杰拿着放大镜,翻来覆去地盯着手上的岩心。这块来自于亚洲陆上最深井鹰1井的岩心,隐藏着地下8000多米石油储集的秘密,李宗杰正试图破解它的“密码”。

对三维地震资料进行高精度采集参数优化,相当于对以前捞“大鱼”的网进行加密处理,“大小鱼”要通吃。然而,这样每平方公里造价超过60万元,这成了他的“心病”。

李宗杰利用数学函数的原理,在精度和成本的抛物线上,选取最优化的交会点。这看似一个小点,却是他带着团队,对采集的每一个参数,从理论方法到模型正演,进行数百次拆分实验而得来的。优化采集观测方式后,每平方公里节约采集费用18.38万元,到现在已经节约资金近4亿元。

熟悉他的人,都说他严谨。“我只不过是想把每件事都做好而已。别人也问过我为什么事事都这么较真,我回答是,我热爱我的企业,更深深爱着脚下这片土地。”李宗杰说,“中石化在新疆形成了‘疆油疆炼疆销’的完整产业链,我在原油开采的第一环,应该努力工作,为新疆人民的美好生活加油。”

责任编辑:曹敦斌 曹俊凤

邮箱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