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关注
微博
Qzone

一家三代的民族团结情

发布时间: 2020-11-05 09:40:05 来源:阿克苏日报

在库车市比西巴格乡库库什二村,说起李小池一家,没有人不知道。

60年前,李小池的父亲李均轩从北京下放到新疆,定居于库车县比西巴格乡库库什二村。60年过去了,李小池一家三代的民族团结故事,不但成为村里的美谈,还流传到周围几个村庄。

爷爷:为村民带来健康

十一月的南疆,天高云淡,暖阳高照。几个老人在库库什二村村口聊天。

“‘李多乎顿’是个好人,一根银针扎好了我们村很多关节炎病人,还治好了我们不少病。”92岁的左尔东·库尔班说。

“那时候,买买提江的媳妇疼得在炕上打滚,要不是‘李多乎顿’,孩子哪能生下来,说不定连大人都没命了。”83岁的尼沙汗·塔依尔说。

村民们口中的“李多乎顿”指的是已经去世多年的李均轩。1960年,李均轩带着一家人来到了库库什二村。没过多久,村民就知道了这个老汉是一个“多乎顿”(维吾尔语:医生)。一天李均轩在村里遇到两个拄着拐杖的人,弯下身子查看了他们的病情,然后拿出怀揣的银针就要给他们治疗。一个拄拐杖的吓得直摆手,另一个虽然配合,但也吓得咬牙闭眼。

可不到5分钟,接受治疗的人却笑了,他扔掉了拐杖走了起来。

那以后,找“李多乎顿”治疗的人多了,这个胃疼治好了,那个关节炎症状减轻了,头疼的人不疼了,有眩晕症的也不晕了……

“李多乎顿”的名气传到了十里八乡,周围的村民都找上门来求医。

“那时我父亲一天休息不了几个小时,半夜都有人来敲我们家的门。一到冬天,我们家里坐满了人,柴院里也坐满了人,都是来找我父亲看病的。”李小池说,当时村里没有医生,也没有药,村民有的病需要用药,父亲就经常外出采中草药。因对周围的情况不熟悉,村民就主动带路,往往一去一大群,有的带着袋子,有的扛着坎土曼,有的拿着干粮。

李小池的母亲为人随和,在村民中有很好的口碑。李均轩看病不要钱,村民们不好意思,有时送一筐杏子去,有时拿一只鸽子去,就算酬劳了。

父亲:为村民带来亮光

由于生活条件差,又长期忧郁,李均轩患上了肝癌。临终时,他对12岁的李小池说:“乡亲们对我们好,你以后和弟妹们就在这里生活,也为村里人多做些事。”

李小池含泪点点头。埋葬了父亲后,他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劳力挣钱养活弟弟妹妹。

“那时候日子很苦,可乡亲们没有忘记我父亲的恩情,这家给我们几把杏干,那家给我们几斤粮食,日子过得简单朴实。”李小池说。

上世纪80年代,村里分了一台拖拉机,可是大家看不懂说明书不会开,一直闲放在村口。李小池利用闲暇之时,到外地学了三天,回来开着拖拉机给村里犁地,省了大家的事。

1990年,村里缺水庄稼干旱,李小池急了,带着乡邻打井,解决了600亩地的浇灌问题。

1998年,看到乡邻的村通了电,李小池也想给村里拉电线,可是因为没有电工,电线扯不起来。

“不能让村民生活在黑暗里。”李小池自学了电工知识,又报名参加了一个培训班,回到村里拉起了电线。

“当时我们家家都亮灯了,大家开心坏了。大家说他的父亲叫‘李多乎顿’,他就叫‘小池电工’吧。”村民斯地克·图吐尔说。

爬屋顶、攀院墙、安灯泡、拉电线,李小池干了10年电工,每次都把电费在账本上记得明明白白, 没有一个人欠过电费,也没有一个人说过家中的电费不对。

国家电网农网改造后,李小池因身体原因辞掉了电工工作,本想在家干些轻松活,结果村干部又找上门来,让他发挥余热,为村里做点贡献。就这样,李小池在村民的推举下成了小组长,带着村民挖水渠、种核桃、建大棚,实施棉花滴灌,想着法子增产增收。

“小池年龄大了,可对我们村的人是真好。”养殖大户库尔班·依明说。

孙子:带村民走上小康路

近几年李小池疾病缠身,他叫回了在乌鲁木齐工作的儿子李重玖。

“我在乌鲁木齐工作一个月四五千元,已经定了房子,我爸让我回来,犹豫了一番,我还是回来了。”李重玖说。

回到村里,李重玖利用自己的知识,帮助村里建起了棉花丰产攻关基地、林果标准化种植基地和牲畜科学养殖基地,还成立了3个合作社,建了网站和电子商务基地,将村里的蔬菜卖到城里,水果卖到内地,使村民的收入大幅提高,部分建档立卡贫困户也在他的帮助下脱了贫。

脱贫村民吐地·吾斯曼说:“小李有文化,有见识,肯动脑筋很快就让我们村变了样。”

今年四月村党支部改选,村民提议让李重玖担任党支部书记,他连连摆手,谁知大伙却不依不饶:“你为村里做了那么大贡献,这个书记你不当也要当。”

“本来我和重玖商量好了,准备发展自己的产业。谁知大伙一致推举他当村党支部书记,我们的发展计划也就泡汤了。”妻子阿衣古丽·巴哈甫埋怨。

“我是党员要发挥模范带头作用,村民需要我,我就要站出来,为村子的发展做贡献。”李重玖说。

82岁的老党员艾买尔·司马义称赞说:“李均轩爷仨,一个为我们村带来了健康,一个为我们送来了电,一个带我们村走上了小康路,个个都是让我们难忘的人。”

记者 龚喜杰 通讯员 王红丽

责任编辑:张权 汪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