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关注
微博
Qzone

【新疆好网民 传递正能量】柯坪人是怎么把咸水变甜的?

发布时间: 2020-07-23 18:17:06 来源:天山网

多年来,党和政府十分关心柯坪县各族群众的饮水安全问题。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各族群众经历了喝涝坝水、山泉水和自来水的日子。谈起如今饮水的变化,各族群众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水质影响柯坪人健康

2019年7月13日,记者来到柯坪县玉尔其乡采访时,乡卫生院院长孙丽萍告诉记者,柯坪县的水含矿物质和盐碱量高,导致多数人患有肾结石、输尿管结石、胆结石和高血压等疾病。之前,她在县医院任内科主任,治疗过许多这样的患者。在全县开展第一次全民健康体检中发现,柯坪县近20%的人患有各类结石病,平均每5个人中就有一名结石病患者。

玉尔其乡玉尔其村党员买买提·阿不拉说起村里饮水的事他感慨万千地说:“以前,我们喝的是涝坝水,人畜共饮。冬天结冰时连涝坝水也喝不上,要破冰化水。春天涝坝里有很多小动物,特别是蝌蚪繁殖的季节,我们只能喝有蝌蚪的水,水质也不好。”

数代人的改水之路

解决水的问题,成为柯坪县历届县委领导任期内最为重要的事。

为了解决柯坪县群众饮用水安全问题,2014年,柯坪县水利局上报自治区发改委拟实施柯坪县城乡饮水安全工程,并同时委托有关部门开展项目的前期工作。

柯坪县水利局党组书记、城乡饮水管理站站长艾尼·阿布都热合曼告诉记者,“柯坪县境内无好水”是上世纪80年代国家水利部对全国水资源调查后对柯坪县水质下的结论。为解决全县居民的饮水问题,柯坪县从1995年开始经历了长达20余年的改水工作,但由于县域内存在供水水源水量不足,水质不达标,水处理设施运行要求高等因素,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各族群众的饮水安全问题。

“我们把全县的地下水、地表水都普查过了,主要是总硬度、硫酸根离子、硫化物超标,矿化度高,属于苦咸水。饮水问题的关键点是找到好的水源地。”艾尼·阿布都热合曼说。

“1996年,县委计划从玉尔其乡山区引来泉水,由于柯坪县是国家级贫困县,政府钱少,只能掏管线钱。当时全县各族党员干部都参与了挖渠引水工程,从书记、县长到普通村民,30公里长的引水渠人人有份。由于交通不便,作为一名党员,我是背着馕圈着铺盖去的,吃住在工地,我家3个劳动力,分配了6米的任务,要求挖1.8米深,1.2米宽,我们用了5天时间才干完。当时,许多人手上都打了血泡!”村民买买提·阿不拉回忆说,后来,山泉水终于引来了,比涝坝水好多了,还实现了进村入户,但水质仍然不达标。

后来,自治区有关部门对沙井子灌区、阿克苏市境内、阿瓦提县境内及温宿县境内多处地下水丰富区的水文地质进行详查,对水质、水量、供水保证率等反复比对,最终确定将温宿县恰格拉克乡英巴格买里村作为给柯坪县供水的水源地。在对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和设计报告进行多次修改完善后,自治区发改委于2016年11月批复同意实施该项目。同年12月项目开工建设,于2018年10月底全面竣工并通水入户。

吃水不忘挖井人

“现在柯坪人喝上了安全水,告别了苦咸水,大家都教育子女,‘吃水不忘挖井人,时刻感恩共产党!’”盖孜力克镇盖孜力克村干部阿比力米提·托乎提说。

今年65岁的阿比力米提·托乎提于2009年退休,现在是一名村级宣讲员。他说,柯坪县是极度干旱缺水的县,农业灌溉用水主要依靠苏巴什河、阿恰河和第一师的胜利渠来维持灌区正常生产。长期以来,由于水源水质差、供水能力偏小,群众要求改变饮用水源的呼声非常强烈,特别是近几年,县城规模不断扩大,城乡居民生产生活用水供需矛盾日益突出,安全饮水问题已经成为制约柯坪县经济发展、影响各族群众美好生活的瓶颈。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柯坪县5.6万群众告别了祖祖辈辈吃盐碱水的历史,用上了安全、洁净、甘甜的自来水,这样的民心工程和党的恩情他要长期宣传下去。

艾尼·阿布都热合曼说:“这个项目计划总投资是6.09亿元,到目前为止,实际完成投资5.27亿元,设计的内容全部完成,等于党和国家为了解决我们的吃水问题,给全县每一个人投资了1万元左右。目前饮水系统运行状况良好,我们已进行了多次水质检测,均为达标,水量也达到了设计的目标,彻底解决了全县人民的安全饮水问题。”

孙丽萍说:“今年6月,我们开展第四次全民健康体检,发现我们乡结石病发生率减少了20%,前来治疗的患者也越来越少。以往乡卫生院每年要花2万多元买纯净水,现在这笔钱也节约下来了。”

今年76岁的柯坪县原水利局副局长提来木·西尔甫,从事水利事业40年,见证了柯坪人从喝涝坝水、山泉水到自来水的历程,他说:“共产党是为人民谋幸福的政党,柯坪5.6万群众喝上放心安全的自来水,充分证明了共产党的伟大,党对柯坪各族人民的恩情说也说不完!”(作者:董成忠 魏少鹏)

(原标题:苦水变甜水 柯坪群众开启新生活模式2019年7月19日发布于《阿克苏日报》)

责任编辑:王黎薇 曹敦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