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关注
微博
Qzone

【新疆好网民 传递正能量】柯坪县易地扶贫搬迁绘就农民生活新画卷——住进新房子 过上好日子

发布时间: 2020-07-23 18:00:40 来源:天山网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2018年12月14日,走进柯坪县启浪乡萨依巴格村委会,阵阵歌声、掌声从文化大礼堂传出。

屋外冷飕飕,屋内暖融融。当天,一场文艺联欢活动正在萨依巴格村文化大礼堂举行,穿着艾德莱斯裙的妇女们载歌载舞,歌唱幸福新生活。

进入冬闲期,像这样的文化活动,村里每周都举办。

萨依巴格村被当地群众称为“中海村”,是为纪念中国海运集团的无私援建。如今的“中海村”已成为柯坪县实施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示范工程。该工程于2006年5月1日正式开工建设,总投资630万元,其中中国海运集团援助资金407万元,农民自筹55万元,柯坪县配套168万元,是柯坪县易地扶贫搬迁群众脱贫致富的民生工程。

柯坪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几十年来,提起柯坪县,来过这里的人都说“穷”。曾经的两句顺口溜:“轻工业,窝窝馕;重工业,钉马掌。靠着墙根晒太阳,等着别人送小康。”反映了当时柯坪县资源匮乏、自然环境恶劣的现状,以及人们的精神面貌。为从根子上解决群众的脱贫问题,柯坪县历届党委、政府扭住贫困这个“牛鼻子”,出实招、办实事。而让群众感到最强的获得感莫过于易地扶贫搬迁带来的好日子。

47岁的米吉提·阿不都拉是易地扶贫搬迁的受益人之一。上世纪90年代,他们一家5口人从柯坪县盖孜力克镇盖孜力克村搬到启浪乡布拉克村之后,幸福便向他们打开了一扇门。

“以前我家没有地,结婚以后爸爸分给我一间房子,但是有了三个孩子以后,根本住不下。政府动员我们搬到启浪乡,告诉我们那边的新房子已经盖好了,拎包入住。我当时还不太想去,启浪乡离爸爸家太远了,在公路边上,周围都是戈壁滩,去了怎么过日子?”米吉提·阿不都拉说,真正打动他的,是柯坪县政府给每户分了20亩地,有了地,生活就有了保障。

说起搬迁20年来的变化,米吉提·阿不都拉的腰杆挺了起来。“刚来的时候,路上的土都埋到小腿,一到晚上,到处黑乎乎的,门也不敢出。你看看现在,走到哪里都是柏油路,村里装了路灯,晚上和白天一样亮堂堂的,我们村的年轻人吃过晚饭还到村委会灯光球场打排球。我那时不会种地,也不知道种什么,第一年种棉花没挣到钱,第二年就种小麦,到了第三年,政府给我们派来农技专家指导,让我们还种棉花,亩产200—250公斤。后来,县里推广棉花滴灌工程,让我们的棉花亩产达到了400公斤。我家赚到了钱,2015年就买了小轿车。”

2016年,米吉提·阿不都拉家被列入新建安居房村民的名单,同年他家搬进了90平方米的新房子。说起现在的日子,他一个劲儿地说:“感谢党和政府,感谢习近平总书记。我大女儿今年在新疆农业大学读大二,学的经济学专业。她们这一代人正赶上国家发展最好的时候,我告诉她要心怀感恩之情,好好学习,以后好好工作,报效祖国。”

同样,在柯坪县阿恰勒镇幸福村,因易地扶贫搬迁受益的96户家庭也开始了新生活。

28岁的古丽加马力·亚森一家,从柯坪县盖孜力克镇托万喀什艾日克村搬进幸福村整整一年了。她告诉记者,搬家之前,因为家里没有土地,她和丈夫在阿克苏市一家纺织企业做纺纱工人,丈夫患肾结石做了手术后,医疗费用报销了95%,目前在家休养,她计划等丈夫身体好点还出去打工。

“现在党的惠民政策越来越多,搬到这里以后,我们住进了将近80平方米的新房,政府还分给我们25亩地。今年7月,我把部分土地流转给一家公司,每年1万元流转金。把10只羊交给合作社托养,每年有1000元分红。我家还有2头牛,一年又可以收入1万元左右。2个孩子在村里幼儿园上学,不用交学费。我们都还年轻,不想当低保户和贫困户,必须努力脱贫致富。”古丽加马力·亚森说。(作者:邓丽娟)

(2018-12-27发布于《柯坪零距离》)

责任编辑:王黎薇 曹敦斌